我和二嫂的秘密

发布: 12-26
加载中 次查看


  

我有个二堂嫂,很年轻就嫁给堂哥,最近他常出外经商,这一趟起码要半年再回来,年轻的表嫂带着小朋友自己住蛮无聊寂寞的,所以先过来我家里一起住,而常年在外读书的我只好空出我的房间,当成她们生活起居的卧室,从台北到台南来来回回实在太远了,总让我不常回家。

二嫂大概也只大我五岁不到,蓄著一头飘飘的长发,两弯浓眉但修的很匀称,一对大眼睛再加上双眼皮搭配长长的睫毛,看来水水的,那就叫深邃吧,教人不敢凝视。鼻子倒是蛮秀气的,挺挺的但是小小的,不是樱桃小嘴但五官排列起来就显的嘴巴有点小,嘴唇其实还满有肉的,我光看着说话的两片唇,就能挑逗着我的幻想。不像现在时下的年轻女生,空有着一张瘦瘦的瓜子脸,她笑起来两颊很有肉,我好想好想没事就捏捏她的粉粉的两颊,用鸡巴在她两颊戳几下。

平常看她都穿喇叭牛仔裤,最近穿美臀系列的牛仔裤,不过她生了两个小朋友身材依旧那么好。前凸后翘不说,小腹没有多余的赘肉,臀部也不会因为饱满而稍稍下垂〈也许是因为有上瑜珈课吧∼〉,每每走在她后面,总是情不自禁地一直顺着大腿的曲线往上,再沿着饱满的臀部曲线走到中心点,再往下回到大腿中间的那块空隙,想像由我来补满那块空洞的区块。

十八岁就出嫁的她,现在已经三十出头了,小朋友也已经就读国小了。我大概一个月回老家一次,我的房间总放着我私密的文件之类的,我回家都要先偷偷去检查我那些私密的东西有没有被小朋友乱搞。我一直没有女朋友,总觉得该来的就会来,需要泄欲时,只需要看看珍藏的光盘,发泄发泄。

这天午餐爸妈去参加喜宴,家里剩下我跟她和小姪子吃饭,她难得穿了件短裤搭配白色紧身T-shirt,把头发倒盘在头顶用夹子固定起来,围着围裙就开始煮饭菜了,我坐在餐桌,一边跟她聊天一边一直偷盯着她的臀还有背后浮出的淡蓝色蕾丝胸罩。她并不是很会煮菜的,就煎了条鱼,煮了鱼汤,炒盘空心菜,热了两条昨天去夜市帮小朋友买很香的大肠包小肠••小朋友吃剩的米肠,再加热一锅牛肉卤汁。我一直说著感谢她,开始我今天的第一餐,她夹了两碗饭菜给小朋友后,脱下了围巾擦擦汗,坐在我旁边吃饭。看着她T-shirt浮现被顶出来的蕾丝胸罩,仿佛我能看透她那一对激凸,看到那一对乳头随着呼吸而摆动••

她说:“阿皖,昨天小朋友吃剩的两条米肠,我们一人一条吃掉喔∼”

我答著说:“二嫂,没有问题,下次去别买这给他们吃了。”

她说:“没办法,老板就烤得很香,他们吵着要••三条才一百••”

我对着小朋友说:“下次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了吧!以后点香肠就好了。”

他们点点头,埋著头吃饭赶着看卡通。

我吃完半碗饭后,开始边吃边看着二嫂吃饭,果然,那两片嘴唇的一闭一合,我的目光就落在那里,塞著嘴巴难以咬断的米肠,不断的在两片唇进出,好想将米肠成为我的鸡巴,投在那湿润的嘴里搅动一番,想着想着出神,鸡巴也跟着硬了起来。二嫂说:“怎么吃着吃着停下来啦?我的脸上怎么了吗?还是你课业太重,连吃饭都不专心啊?”

我赶紧回神说:“我刚吃米肠觉得味道有点怪,所以等著看妳吃,看味道有没有问题。”

二嫂说:“不会啊,味道差不多,不过就是肠衣咬不断••”

二嫂说著说著继续试着咬断米肠,然后对一直望着她吃米肠的我,腼腆的笑了一下,似乎她也觉得吃米肠的样子可能有点让我遐想。

二嫂说:“女孩子吃这么难咬的东西,真不雅观,还直被你盯着看,还是不吃了。”

我说:“不会不会啦,妳咬的蛮优雅的。”

二嫂说:“你还亏我,我不吃了。”说著就把剩下的米肠扔在桌上。

我说:“别浪费了,我帮妳吃好了,反正我蛮饿的。”

我把沾满二嫂口水的半条米肠,塞进口里再拿出来,先要把她的口水全部流进我嘴里,再慢慢享用。

二嫂说:“你干麻吃的那么恶心,先把我的口水过过汤,再吃嘛∼让你吃我口水不好意思。”我跟她说没关系,我很愿意吃美女的口水,然后窃喜的继续吃饭。她看着看着我吃的有味的样子,摇摇头,继续吃饭。吃完饭她对着客厅喊:“再二十分钟就要带你们去上课了啊~快去准备啊。”

二嫂说:“阿皖,你慢慢吃啊,我先上去换套衣服,待会儿要载他们去上课。”

我对她说:”OK!要不要我帮妳带他们去?妳可以休息一下。”

二嫂说我不知道地方,她还是亲自去,顺便跟老师打个招呼。

二嫂穿着一贯的打扮--牛仔裤加了件V领Polo衫带着小孩出去了,我吃饱洗完碗盘,HBO和体育台都没有好看的,只好看个新闻,对着女主播搓几下我的鸡巴••看着看着打了个盹,醒来打算去我的房间,看看我的隐私有没有乱破坏,这样打算以后我便往我的房间前去。

打开房间,先是吓了一跳,二嫂竟然在房间了,我很不好意思,因为这里已经是她的房间了,我连忙着说不好意思,正打算要说明我的来意。只见二嫂表情更是愧疚,把东西收进她大腿上的盒子,忙着对我说不好意思,我终于进入状况了。

“二嫂,妳怎么可以偷看我的隐私啊?妳不是带小朋友上课去吗?”

“我送他们去上课都已经一个小时了。我刚回来一阵子,看你在客厅睡着了,没吵醒你,先上来换衣服休息一下,至于妳的隐私••我可以解释”

“喔∼我睡那么久了啊。”我忙着说:”怎么了,妳有什么资格可以偷看我的隐私啊?虽然房间让给妳住,不代表妳可以侵犯我隐私。”

“阿皖。我对不起你在先,你别跟我计较啦∼,啊不然看你要我怎样,原谅我就是啦∼”

“原谅妳••”我的心里却浮出坏念头••“二嫂,真的怎样都可以吗?”

“可以啦∼可以啦∼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你想吃什么大餐吗?”

“大餐?大可不必。”我吞了口水说:“二嫂,妳知道我一直没有女朋友的。” “我知道啊,你妈常跟我讲,所以我••”

我打断她的话道:“二嫂,二十五岁没碰过女人,我感觉好难耐啊,所以我想••”

“想怎样啊?我帮你介绍啊?”二嫂接着说。

“介绍就不用了,只是••我想摸摸妳的胸部,可以吗?”

二嫂面有难色的看着大腿上的盒子,想了很久。

这时我的理智逐渐回复了,我说:“二嫂,对不起,我不该提这种事的。我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下去了。”

二嫂回过头来说:“没关系啦∼我想••给你摸一摸也没差啦∼你真的蛮悲哀的。不过给你摸完以后,我要把你盒子里的东西看光喔。”

“没问题,没问题••谢谢二嫂,我要摸了喔。”

对了,提一下二嫂现在的服装,为了休息轻松,她换了条石榴短裙,衬衫换成原本的紧身白T-shirt,而胸罩也已经脱掉,放在床头边了。

我挨着她身边坐下,开始隔着衣服,搓揉着她那一对奶子。

“二嫂,我这样很难摸耶,可以跨坐在妳上面摸吗?”

二嫂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可是你要摸多久啊?”

我一时想起来,把我盒子的CD拿起来放进音响里。

“二嫂,CD播完就好了。”二嫂说:”两首就好了啦,整片太久。”

“好啊好啊,我要好好把握。”我暗自窃喜••

我跨坐二嫂的腹部,先揉着一支奶,另一手拿遥控播CD。这片CD可是我从A片里撷曲片段转CD的耶∼我心里想着搭配着音乐享受这对奶,感觉一定会很棒。我先是用力的戳揉,感觉二嫂奶子的柔软后,感觉到激凸也醒了,用我的指尖去夹那两颗乳头。只见二嫂把头别了过去,喉咙闷哼了两声,又回过头盯着我。

“阿皖,怎么是这种音乐啊?”

“二嫂∼既然都让我摸了,就让我有那种情境享受一下啦。妳避着眼睛忍一下就过去了啦∼我平常自己打手枪也都有看A片啊∼拜托拜托。”

二嫂索性闭上眼睛,由我去了。 我持续刺激著二嫂的奶头,伸出我的舌头去舔,用我的牙齿轻咬,配着淫叫声,我的肉棒变得好硬好硬。我把我牛仔短裤退到膝盖,只剩下子弹内裤。手和嘴巴不停的忙着刺激两颗奶子,而我的肉棒也不自主的在二嫂的腹部戳弄了起来。 二嫂依然闭着眼睛,但猛咳了两声像在阻止我,我大胆的将脸凑近她的脸,她依然闭着眼,我当作没听到继续忙我的。

搭配着音乐以及淫叫声,我一下一下的摩擦著。二嫂的脸颊越来越红了,喉头也发出断续的哼声。 我索性当成我已经在做爱,两只手撑在她一对乳房,腰摆动的更激烈,更使劲的摩擦着我的肉棒,但是肉棒一直往下移。用我的阴茎拨开石榴短裙,隔着内裤,塞进她两腿间,龟头顶着她内裤里的那条缝。

“嗯••嗯••嗯••啊••喔厚••阿皖,不要啊∼嗯∼”

“二嫂,抚慰一下我的心情嘛∼我不要停,一定要射出来。”

顺着此起彼落的淫叫声,我继续幻想我已经进入二嫂的肉穴,用我的龟头摩擦着她的阴唇。二嫂的呻吟声已经可以听出来她失去了她的矜持了,随着我一起一伏,淫叫着:“阿皖,再大力一点,占有我吧。肏我~ 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我尽力的戳顶着,因为都是隔着内裤的关系,二嫂老叫我深一点大力一点。但我大力的再戳几下后,喉咙开始低吼,还来不及给二嫂享受到,我内裤就湿了。我把射完精但还硬硬的鸡巴继续顶着她的阴唇,身体趴在她身上,感觉彼此急促的呼吸。[二]“二嫂,谢谢。我体会到做爱的感觉了,跟看A片打手枪感觉很不同,戳几下我就泄了••好爽啊,可是太快了”

“阿皖,没关系。你是第一次。而且你等于是在干两件内裤,龟头很容易受摩擦刺激,支撑不久的。”

“二嫂,你是说我直接干妳的话,会撑得很久吗?”她捏捏我的鸡巴。

“新手••我不敢说。但以你射过一次,鸡巴还硬硬的情况来说,应该是还够我用一阵子,而且你的鸡巴进来以后会感觉热热的、湿湿的,会让你很舒服的。”

“二嫂,我不行啦!我看A片打手枪没有连续发射过啦,我最多早上打一次,下午再打一次,我可能不行喔。”

“傻瓜,男人都有这种本钱的,而且你射一次过后,马上肏我会持久一点。你都把我的小穴搞的那么湿,然后我也让你射出来。比起当初只给你摸胸部还要多得太多了多耶∼但你这小淫魔,现在隔着内裤干完,跟老娘说你没连射过两次。我告诉你,老娘我现在欠你干,你要是现在不干,我就自己来,以后你也没机会了••现在我想要,而且几次你都要射出来••满足我。”

“二嫂,对不起啦∼我只是没经验,怕怕的。那妳来带我肏妳了喔∼”

她说:“乖∼快来啊∼”

“我把鸡巴上的精液先擦掉。”我说。

“你先内裤脱掉”我听话脱掉,她手握着我鸡巴往她嘴嘟去。

“嗯∼吱••吱••啵∼”我正要享受鸡巴在她嘴里任她舌根搅动的满足感,她抽出来说:“阿皖,鸡巴清干净啦∼”

“二嫂,在帮我口交一下啦∼我常幻想被妳湿润的小嘴包住,在里面抽送,把我鸡巴当成中午的米肠啦∼我要享受妳帮我舔吸套弄的口技啦∼”

“你这色鬼,原来老是色咪咪的看着我吃饭,就是在想这档事喔~”

“哼~ 不要,万一你一下子又泄了,还没干到我你又要喊休息。会扫我性!”

我忙道:“一定不会,就算我泄了,我也还要干妳,连射三次也行。拜托∼多吃点我的鸡巴啦∼”

二嫂禁不住我求:“好啦∼把你鸡巴舔硬一点再进来肏我也好。”

我心里也要帮二嫂口交,头转个方向,往她鸡掰舔。先拨开细嫩带粉红边的两片贝唇,整块舌头覆蓋著两片唇还有那颗粉红的阴蒂,用胡渣轻轻磨著阴唇外的地方,再轻轻地用舌尖点着阴蒂,舌头往阴道里戳。二嫂含着我鸡巴,随着我的舌头攻击,发出淫叫声。我不自觉的往她喉咙深去,感觉我的龟头顶着她的咽喉,紧紧的,然后不规则的收缩。

她把我鸡巴推出来:“干什么插那么深啊你∼要把午餐吐在床上你才甘愿啊?”

“就是干妳嘴巴才干那么深啊,感觉好棒啊,不插那么深就是了∼”我埋头继续舔她鸡掰。“喔?∼∼好酥好麻啊。A片没白看啊你,看我也把你鸡巴舔的受不了”

“来啊~我的好二嫂。”

她把我翻过身,把压我在下面,开始用力的套弄我的鸡巴,发出叽叽吱吱的吸鸡巴声。我把她的上衣退到胸部上面,边舔她鸡掰,边玩她奶子。

“二嫂,妳那张淫嘴好厉害啊。套的我好舒服啊~好好干的嘴啊。”

“你舌头也蛮灵活的,而且鸡巴也蛮好吃的,我用个招数让你快乐一下,尽量忍住不要射喔。”她含了口床头柜饮水机的冰水,往我鸡巴套下来。

“冰冰的,好麻啊∼”二嫂的舌头沿着我龟头的边缘舔,快速地在龟头与包皮的接缝处来回搅动,感觉我的鸡巴不寻常的硬时,她就停下来,用舌头底着我的马眼,塞著不给我射精。来回几次,她总在我脊椎挺直最忍不住要射精时停下来,紧握我的鸡巴,憋的我好想把她压住,一股脑儿急射在她身上。

“很急吗? 就是不给你射出来,这次你憋那么久会射很多,等一下会更持久,多憋几次可以帮你练习持久度。阿皖∼你要加油喔。要干我要付出代价的。”

“吼∼∼”我已经没办法舔她鸡掰了。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想告诉她我真的想射出来。她回了我两巴掌在大腿上,倒是帮我减少一点急迫感。但随着她反复的套弄,没多久我又快不行了。

“贱女人,让我射在妳身上吧。待会儿一定要干死妳才行。”我大喊。

“我不贱怎么当你的好二嫂啊? 再套五次我就让你出来,但我可不能让你射我身上。就射在我脸上或嘴巴里吧!多说一点话求我吧••大声的淫叫啊∼”

“喔?∼∼喔?∼∼YES••”我低沉的淫叫着。我几次偷偷的要加速我的腰部摆动频率,却被她使劲的压下。“吃得苦中苦,方得爽上爽啊∼阿皖。待会儿就要干我了喔∼”我说:“贱女人,为了干妳,值得我忍下去。待会儿一定要干得妳上天堂。”

这次她转个方向,面对着我舔鸡巴。“看妳套弄的表情,我真的要射了啦∼”

“好啦好啦∼一起准备最后加速喔∼”她用舌头接着我的马眼,手以很快速的频率套弄我的鸡巴,我的腰摆终于追到她的频率了。我闭上眼睛,作最后的冲刺,很快的我意识到我冲破百米终点线了。我的精液一汩汩的往她嘴里射,她始终一直加快速度,仿佛想在这一次吸光我的精液。她终于住手了,我看着她脸上挂一大条从睫毛到鼻孔再划过嘴角的精液,我想应该是刚射出来时,精柱太强,她嘴巴接不到我的精液。

“妳可把我整惨了,但看到妳脸被我射的很淫荡的模样,算是补偿了。”她什么也没说,嘟著嘴往我嘴凑过来。两张嘴交在一起,舌头打来打去,但是味道怪怪的--她精液还没吞下去,她全部吐过来给我!!!

“哈哈∼让你尝尝自己的美味精液。这可是很补的喔。我好久没吃了,你可别吞下去喔,待会儿我可要接过来吃掉。”我点着头,伸手她的头凑过来。

“等等啦∼急什么啦,借放一下而已。我要先脱掉衣服和勾著膝盖的内裤,你看我身材棒不棒啊?!”二嫂脱完衣服后,把我精液接过去咕噜咕噜的吞掉,舌头深出来舔干净她的嘴角,手指头勾起脸上那条精液,又用舌头舔干净了。

我把她压在床上,邪恶的看着她。”妳的身材当然棒了,不然我就不会想干妳啦∼”

“我的贱二嫂,妳把我的鸡巴搞的是越来越硬了,换我干滥妳的淫穴。”

“来吧∼快来干我这个淫嫂啊。肏我肏我••喔?咿呦∼∼”

我抓着鸡巴,拇指抵著龟头,先在她外阴唇磨蹭许久,然后用鸡巴一点一点的拨开阴唇,温柔的触碰那小红点,来来回回的。这次总该我吊吊二嫂的胃口了吧。

“二嫂,妳的乳晕怎么还是那么粉嫩啊?我刚帮妳口交注意到连妳的阴唇都嫩嫩的,给哥干那么久,怎么保持的啊?”

“其实,已经很久没给他干过了,我偶尔会找一些保养品来保持我的性感,期待他回来能够马上跟我做爱,但他其实工作压力大,回来搞我没几次,我总以为他在外面有包二奶。”

“妳那么漂亮又年轻,哪个男人想背着妳偷吃啊?看着妳我都硬梆梆的了••不然,妳以后都来让我干,我当妳的专用鸡巴。”

“你别一直转移话题,只拿你鸡巴在我鸡掰外面蹭啊蹭的,弄得我好痒啊。”二嫂焦急地说著。“快点肏我啊∼”

我装着没听到,依然蹭来蹭去,玩着她的两条腿,看着淫穴开开合合的,把她的腿往头上扳。“二嫂,妳柔软度真好,我想妳可以做很多特别的姿势喔∼”

“不然我白上瑜珈课了啊,赶快干我你才会知道我有多软。”我开始不说话了,听着二嫂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摩擦阴蒂的频率也越快,很快的,二嫂的上下起伏的酥胸已经有汗珠了,脸颊也红的很夸张,半开阖的失神双眼,失焦的对着我的鸡巴。我见机会差不多了,凑着她耳边吹气,感觉她的腰不规则的抖动,呼吸声伴随着淫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她轻声的说:“亲爱的,插进来干我好不好?让我高潮好不?”

我道:“妳刚刚搞的我好急,现在也该让妳尝尝这滋味。”“我刚搞你那么久,也是为了现在让我可以享用你坚硬的大鸡巴,快来肏我嘛∼。”“妳这淫荡女人,说些话让我高兴吧∼”二嫂急着说:“我淫荡下流!但我只是希望哥哥你的鸡巴快点塞进来我的小淫穴。

我已经湿湿的在等你的鸡巴了喔∼你要我怎样,我都愿意配合。”“糟了,二嫂。我没有戴保险套耶。”二嫂接着说:“别担心,你盒子里有你朋友生日送你的保险套。你不带也无所谓,我今天很安全,尽管把你的精液注满我的子宫。”我伸手打开盒子,发现保险套有夸张的颗粒。

“二嫂,我盒子的东西妳早就看光了嘛∼ 是狼牙棒保险套喔,妳要撑久一点啊,我要多带两层,增加我的持久度。还有,我还是要内射在妳里面喔,我要妳尽情的吸收我的精液∼”二嫂有气没气的说:“宝贝,随便你怎么搞我,我都无所谓了,用狼牙棒干我也好,电击棒干我也好,只要快干我~妳要射在我肛门也行啊∼”我戴完套子,顺着流湿床单的那条透明却黄黄的溪流,朔溪而上。腰这么往前一顶,噗滋的一声,我的鸡巴就滑进去了,没想到第一次插穴,那么顺利。 二嫂的喘息声随着我腰部的来回摆动而娇嗔著。我抬起她右脚,折到她耳朵旁,随着脚张开的弧度越大,我调整入插的角度,将阴茎插的更深入了。

“你插的好深啊,感觉都顶到我子宫了。好酥麻啊∼淫水一直流不停,好羞人啊∼”

“想要我继续干妳吗?淫叫声大点,反正没有邻居,给我叫••怕羞人我就抽出来,不干妳了喔∼”

“喔∼喔∼∼继续干我这贱人!我不怕羞,哥哥的鸡巴别离开我∼嗯嗯嗯∼啊啊啊∼再快点∼哥哥∼我快丢了∼”

我增加了速度,她大唉一声。她的鸡掰更湿了,而且感觉她身体都软了,但是鸡巴在她穴里激烈的被她的收缩所包围而迎合著抖动。接下来我把她两条腿都折到她耳朵旁,将穴撑到最开,垂直地继续我的活塞运动,她的淫水已经溢出淫穴,跟着我噗滋噗滋的叫着。“哥哥∼别马上让我又高潮了啊∼让我喘一下嘛!”我继续抽送,感觉她放软的身体突然又紧缩了起来,我决定先停手。鸡巴继续插着她的淫穴,抱起她来,往房间的小阳台边走边干去。我抬起她的右脚跨在阳台栏杆上,对着马路以及绿油油的草地,狂肏着她的淫穴。

“讨厌。你怎么带着人家干到外面来啊?给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我看妳根本就很想给人看,妳可是个大淫娃耶。妳看看,我们彼此互干,和大自然融在一起,妳不觉得特别兴奋吗?我还蛮想带妳去楼下草皮干妳。再不然,我不干妳了。”

“不要啊你,讨厌鬼。明明知道我离不开你的鸡巴,不管你干我到哪里,我都愿意。嗯嗯••喔呵∼∼要在草地干我的话,等晚上嘛∼再让我丢第二次吧。”

“二嫂,妳果然生来让我鸡巴干的!妳待会儿用手抓牢栏杆啊∼”

说完我把她脚抱回来,让她两支脚倒勾着我的腰,双手使劲揉着那两支奶,快速的抽送著。噗滋噗滋的声音因为我阴囊跟阴唇的撞击而吱吱作响•• “嗯••咿••喔∼感觉我腾空飞起来了,来了来了,我丢了!”我感觉二嫂的淫水顺着我睾丸流到我脚下,她倒勾着脚因为高潮而夹的我更紧有点难受。我知道要让她的脚放开我的腰就只有不断抽送,让她崩溃。我不管她夹多紧,拚命的摆动我的腰,希望她快放开我,又抽送了三分钟,终于她超脱了淫穴刺激带来的抽蓄,而到轻飘飘的境界了,她右脚松掉了,我急忙抱住她右脚,免得她脚撞到地上受伤。

“二嫂,妳看起来精神涣散,不知道心思都跑哪里去了,快回神,我还没高潮射精咧∼别再软趴趴的了。”二嫂娇喘的说:“不来了啦,人家都不知道被你搞上几层天去了。我的身体你就拿去干吧,我会一直享受你肏我的过程的。”我看着润红的脸颊,干烈的双唇。

“那我上了喔,最后一回合囉∼”说完,我抱着二嫂回到床上,再亲吻一次她的双唇。“妳要夹紧妳的穴喔∼这样我比较快射出来。”“人家不行了啦,被你干到脚都合不起来了,洞越来越大了啦~”虽然二嫂这样说,但我感觉的阴道的收缩还挺有力的夹着我的鸡巴。我把她双脚并拢往我的左边大腿掰过去,这样一来她的穴夹的我鸡巴很紧,我的鸡巴也插的蛮进去的,我闭着眼睛这么的一抽一送著的喘息。

“二嫂。喔∼妳再多让我干一会儿,我马上让妳休息,我好爱妳喔,爱到想一直干妳,干到妳阴唇合不起来,干到妳阴唇变成深色,干到妳常常飞上天。”“我的阿皖,我也好爱你,爱到想一直给你干,干到我站也站不稳,干到我口渴叫不出声音••”我戴着狼牙棒作最后冲刺,二嫂的淫叫声都带着沙哑声了,小穴又大量流出淫水一次,我知道二嫂又丢一次了。我赶紧加速,脑后跟一股酥麻感上来,我赶快拔出我鸡巴,拔掉套子,射到二嫂脸上跟嘴巴。我转头回去看二嫂的鸡掰,被我干到外阴唇都红红的,我好心疼啊∼不该用狼牙棒的。

“二嫂,不好意思,让妳高潮三次流失那么多水分,又没让妳休息补充水分,颗粒用太大颗了,妳鸡掰外面都红红的。”二嫂撑起身体躺在我怀里。“哪有啊,吃你的精液就够我补的了,我的淫穴有你一直刺激分泌淫水润滑,没有弄疼我啦!倒是一下子让你连射三次真过意不去。”“为了妳,多射几次给你喝都不是问题,二嫂。”

“那以后起床就先射一砲给我吃,这样的早餐我喜欢。啊∼时间差不多要接他们下课了,我被你干的手软脚软的,现在没法去了啦。”

“二嫂。妳把我鸡巴舔干净,告诉我在哪里,我帮妳接。顺便把我们满地的爱液清干净喔。”“阿皖,你真是体贴,谢谢你了,让我帮你舔鸡巴。OK,不过你的子弹内裤都是精液了,你先穿我一件内裤出去吧,牛仔裤会磨破你龟头的!”我伸过手拿内裤,是一件很小的丝质蕾丝内裤,天啊,鸡巴越穿越硬,硬了以后内裤更是包不住鸡巴。二嫂看的笑瞇瞇的。

“二嫂,一定要这样搞我吗?”

“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内裤剪裁布料就是那么少,没想到包不住你的鸡巴。而且搞你很好玩耶,我得多把你鸡巴搞得肿肿的,把你搞硬你才会来干我啊∼呵呵∼你先出去吧∼回来我们再讨论讨论我们的关系∼”

我去接他们,一路上觉得很别扭,走起路来,我像在用我的鸡巴干着二嫂的内裤,觉得其他的妈妈都在盯着我短裤那一丸突出的肉块。 心里一直想着二嫂完蛋了,让我在外面出糗。等我逮到时间一定狠狠干她。

我有个二堂嫂,很年轻就嫁给堂哥,最近他常出外经商,这一趟起码要半年再回来,年轻的表嫂带着小朋友自己住蛮无聊寂寞的,所以先过来我家里一起住,而常年在外读书的我只好空出我的房间,当成她们生活起居的卧室,从台北到台南来来回回实在太远了,总让我不常回家。

二嫂大概也只大我五岁不到,蓄著一头飘飘的长发,两弯浓眉但修的很匀称,一对大眼睛再加上双眼皮搭配长长的睫毛,看来水水的,那就叫深邃吧,教人不敢凝视。鼻子倒是蛮秀气的,挺挺的但是小小的,不是樱桃小嘴但五官排列起来就显的嘴巴有点小,嘴唇其实还满有肉的,我光看着说话的两片唇,就能挑逗着我的幻想。不像现在时下的年轻女生,空有着一张瘦瘦的瓜子脸,她笑起来两颊很有肉,我好想好想没事就捏捏她的粉粉的两颊,用鸡巴在她两颊戳几下。

平常看她都穿喇叭牛仔裤,最近穿美臀系列的牛仔裤,不过她生了两个小朋友身材依旧那么好。前凸后翘不说,小腹没有多余的赘肉,臀部也不会因为饱满而稍稍下垂〈也许是因为有上瑜珈课吧∼〉,每每走在她后面,总是情不自禁地一直顺着大腿的曲线往上,再沿着饱满的臀部曲线走到中心点,再往下回到大腿中间的那块空隙,想像由我来补满那块空洞的区块。

十八岁就出嫁的她,现在已经三十出头了,小朋友也已经就读国小了。我大概一个月回老家一次,我的房间总放着我私密的文件之类的,我回家都要先偷偷去检查我那些私密的东西有没有被小朋友乱搞。我一直没有女朋友,总觉得该来的就会来,需要泄欲时,只需要看看珍藏的光盘,发泄发泄。

这天午餐爸妈去参加喜宴,家里剩下我跟她和小姪子吃饭,她难得穿了件短裤搭配白色紧身T-shirt,把头发倒盘在头顶用夹子固定起来,围着围裙就开始煮饭菜了,我坐在餐桌,一边跟她聊天一边一直偷盯着她的臀还有背后浮出的淡蓝色蕾丝胸罩。她并不是很会煮菜的,就煎了条鱼,煮了鱼汤,炒盘空心菜,热了两条昨天去夜市帮小朋友买很香的大肠包小肠••小朋友吃剩的米肠,再加热一锅牛肉卤汁。我一直说著感谢她,开始我今天的第一餐,她夹了两碗饭菜给小朋友后,脱下了围巾擦擦汗,坐在我旁边吃饭。看着她T-shirt浮现被顶出来的蕾丝胸罩,仿佛我能看透她那一对激凸,看到那一对乳头随着呼吸而摆动••

她说:“阿皖,昨天小朋友吃剩的两条米肠,我们一人一条吃掉喔∼”

我答著说:“二嫂,没有问题,下次去别买这给他们吃了。”

她说:“没办法,老板就烤得很香,他们吵着要••三条才一百••”

我对着小朋友说:“下次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了吧!以后点香肠就好了。”

他们点点头,埋著头吃饭赶着看卡通。

我吃完半碗饭后,开始边吃边看着二嫂吃饭,果然,那两片嘴唇的一闭一合,我的目光就落在那里,塞著嘴巴难以咬断的米肠,不断的在两片唇进出,好想将米肠成为我的鸡巴,投在那湿润的嘴里搅动一番,想着想着出神,鸡巴也跟着硬了起来。二嫂说:“怎么吃着吃着停下来啦?我的脸上怎么了吗?还是你课业太重,连吃饭都不专心啊?”

我赶紧回神说:“我刚吃米肠觉得味道有点怪,所以等著看妳吃,看味道有没有问题。”

二嫂说:“不会啊,味道差不多,不过就是肠衣咬不断••”

二嫂说著说著继续试着咬断米肠,然后对一直望着她吃米肠的我,腼腆的笑了一下,似乎她也觉得吃米肠的样子可能有点让我遐想。

二嫂说:“女孩子吃这么难咬的东西,真不雅观,还直被你盯着看,还是不吃了。”

我说:“不会不会啦,妳咬的蛮优雅的。”

二嫂说:“你还亏我,我不吃了。”说著就把剩下的米肠扔在桌上。

我说:“别浪费了,我帮妳吃好了,反正我蛮饿的。”

我把沾满二嫂口水的半条米肠,塞进口里再拿出来,先要把她的口水全部流进我嘴里,再慢慢享用。

二嫂说:“你干麻吃的那么恶心,先把我的口水过过汤,再吃嘛∼让你吃我口水不好意思。”我跟她说没关系,我很愿意吃美女的口水,然后窃喜的继续吃饭。她看着看着我吃的有味的样子,摇摇头,继续吃饭。吃完饭她对着客厅喊:“再二十分钟就要带你们去上课了啊~快去准备啊。”

二嫂说:“阿皖,你慢慢吃啊,我先上去换套衣服,待会儿要载他们去上课。”

我对她说:”OK!要不要我帮妳带他们去?妳可以休息一下。”

二嫂说我不知道地方,她还是亲自去,顺便跟老师打个招呼。

二嫂穿着一贯的打扮--牛仔裤加了件V领Polo衫带着小孩出去了,我吃饱洗完碗盘,HBO和体育台都没有好看的,只好看个新闻,对着女主播搓几下我的鸡巴••看着看着打了个盹,醒来打算去我的房间,看看我的隐私有没有乱破坏,这样打算以后我便往我的房间前去。

打开房间,先是吓了一跳,二嫂竟然在房间了,我很不好意思,因为这里已经是她的房间了,我连忙着说不好意思,正打算要说明我的来意。只见二嫂表情更是愧疚,把东西收进她大腿上的盒子,忙着对我说不好意思,我终于进入状况了。

“二嫂,妳怎么可以偷看我的隐私啊?妳不是带小朋友上课去吗?”

“我送他们去上课都已经一个小时了。我刚回来一阵子,看你在客厅睡着了,没吵醒你,先上来换衣服休息一下,至于妳的隐私••我可以解释”

“喔∼我睡那么久了啊。”我忙着说:”怎么了,妳有什么资格可以偷看我的隐私啊?虽然房间让给妳住,不代表妳可以侵犯我隐私。”

“阿皖。我对不起你在先,你别跟我计较啦∼,啊不然看你要我怎样,原谅我就是啦∼”

“原谅妳••”我的心里却浮出坏念头••“二嫂,真的怎样都可以吗?”

“可以啦∼可以啦∼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你想吃什么大餐吗?”

“大餐?大可不必。”我吞了口水说:“二嫂,妳知道我一直没有女朋友的。” “我知道啊,你妈常跟我讲,所以我••”

我打断她的话道:“二嫂,二十五岁没碰过女人,我感觉好难耐啊,所以我想••”

“想怎样啊?我帮你介绍啊?”二嫂接着说。

“介绍就不用了,只是••我想摸摸妳的胸部,可以吗?”

二嫂面有难色的看着大腿上的盒子,想了很久。

这时我的理智逐渐回复了,我说:“二嫂,对不起,我不该提这种事的。我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下去了。”

二嫂回过头来说:“没关系啦∼我想••给你摸一摸也没差啦∼你真的蛮悲哀的。不过给你摸完以后,我要把你盒子里的东西看光喔。”

“没问题,没问题••谢谢二嫂,我要摸了喔。”

对了,提一下二嫂现在的服装,为了休息轻松,她换了条石榴短裙,衬衫换成原本的紧身白T-shirt,而胸罩也已经脱掉,放在床头边了。

我挨着她身边坐下,开始隔着衣服,搓揉着她那一对奶子。

“二嫂,我这样很难摸耶,可以跨坐在妳上面摸吗?”

二嫂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可是你要摸多久啊?”

我一时想起来,把我盒子的CD拿起来放进音响里。

“二嫂,CD播完就好了。”二嫂说:”两首就好了啦,整片太久。”

“好啊好啊,我要好好把握。”我暗自窃喜••

我跨坐二嫂的腹部,先揉着一支奶,另一手拿遥控播CD。这片CD可是我从A片里撷曲片段转CD的耶∼我心里想着搭配着音乐享受这对奶,感觉一定会很棒。我先是用力的戳揉,感觉二嫂奶子的柔软后,感觉到激凸也醒了,用我的指尖去夹那两颗乳头。只见二嫂把头别了过去,喉咙闷哼了两声,又回过头盯着我。

“阿皖,怎么是这种音乐啊?”

“二嫂∼既然都让我摸了,就让我有那种情境享受一下啦。妳避着眼睛忍一下就过去了啦∼我平常自己打手枪也都有看A片啊∼拜托拜托。”

二嫂索性闭上眼睛,由我去了。 我持续刺激著二嫂的奶头,伸出我的舌头去舔,用我的牙齿轻咬,配着淫叫声,我的肉棒变得好硬好硬。我把我牛仔短裤退到膝盖,只剩下子弹内裤。手和嘴巴不停的忙着刺激两颗奶子,而我的肉棒也不自主的在二嫂的腹部戳弄了起来。 二嫂依然闭着眼睛,但猛咳了两声像在阻止我,我大胆的将脸凑近她的脸,她依然闭着眼,我当作没听到继续忙我的。

搭配着音乐以及淫叫声,我一下一下的摩擦著。二嫂的脸颊越来越红了,喉头也发出断续的哼声。 我索性当成我已经在做爱,两只手撑在她一对乳房,腰摆动的更激烈,更使劲的摩擦着我的肉棒,但是肉棒一直往下移。用我的阴茎拨开石榴短裙,隔着内裤,塞进她两腿间,龟头顶着她内裤里的那条缝。

“嗯••嗯••嗯••啊••喔厚••阿皖,不要啊∼嗯∼”

“二嫂,抚慰一下我的心情嘛∼我不要停,一定要射出来。”

顺着此起彼落的淫叫声,我继续幻想我已经进入二嫂的肉穴,用我的龟头摩擦着她的阴唇。二嫂的呻吟声已经可以听出来她失去了她的矜持了,随着我一起一伏,淫叫着:“阿皖,再大力一点,占有我吧。肏我~ 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我尽力的戳顶着,因为都是隔着内裤的关系,二嫂老叫我深一点大力一点。但我大力的再戳几下后,喉咙开始低吼,还来不及给二嫂享受到,我内裤就湿了。我把射完精但还硬硬的鸡巴继续顶着她的阴唇,身体趴在她身上,感觉彼此急促的呼吸。[二]“二嫂,谢谢。我体会到做爱的感觉了,跟看A片打手枪感觉很不同,戳几下我就泄了••好爽啊,可是太快了”

“阿皖,没关系。你是第一次。而且你等于是在干两件内裤,龟头很容易受摩擦刺激,支撑不久的。”

“二嫂,你是说我直接干妳的话,会撑得很久吗?”她捏捏我的鸡巴。

“新手••我不敢说。但以你射过一次,鸡巴还硬硬的情况来说,应该是还够我用一阵子,而且你的鸡巴进来以后会感觉热热的、湿湿的,会让你很舒服的。”

“二嫂,我不行啦!我看A片打手枪没有连续发射过啦,我最多早上打一次,下午再打一次,我可能不行喔。”

“傻瓜,男人都有这种本钱的,而且你射一次过后,马上肏我会持久一点。你都把我的小穴搞的那么湿,然后我也让你射出来。比起当初只给你摸胸部还要多得太多了多耶∼但你这小淫魔,现在隔着内裤干完,跟老娘说你没连射过两次。我告诉你,老娘我现在欠你干,你要是现在不干,我就自己来,以后你也没机会了••现在我想要,而且几次你都要射出来••满足我。”

“二嫂,对不起啦∼我只是没经验,怕怕的。那妳来带我肏妳了喔∼”

她说:“乖∼快来啊∼”

“我把鸡巴上的精液先擦掉。”我说。

“你先内裤脱掉”我听话脱掉,她手握着我鸡巴往她嘴嘟去。

“嗯∼吱••吱••啵∼”我正要享受鸡巴在她嘴里任她舌根搅动的满足感,她抽出来说:“阿皖,鸡巴清干净啦∼”

“二嫂,在帮我口交一下啦∼我常幻想被妳湿润的小嘴包住,在里面抽送,把我鸡巴当成中午的米肠啦∼我要享受妳帮我舔吸套弄的口技啦∼”

“你这色鬼,原来老是色咪咪的看着我吃饭,就是在想这档事喔~”

“哼~ 不要,万一你一下子又泄了,还没干到我你又要喊休息。会扫我性!”

我忙道:“一定不会,就算我泄了,我也还要干妳,连射三次也行。拜托∼多吃点我的鸡巴啦∼”

二嫂禁不住我求:“好啦∼把你鸡巴舔硬一点再进来肏我也好。”

我心里也要帮二嫂口交,头转个方向,往她鸡掰舔。先拨开细嫩带粉红边的两片贝唇,整块舌头覆蓋著两片唇还有那颗粉红的阴蒂,用胡渣轻轻磨著阴唇外的地方,再轻轻地用舌尖点着阴蒂,舌头往阴道里戳。二嫂含着我鸡巴,随着我的舌头攻击,发出淫叫声。我不自觉的往她喉咙深去,感觉我的龟头顶着她的咽喉,紧紧的,然后不规则的收缩。

她把我鸡巴推出来:“干什么插那么深啊你∼要把午餐吐在床上你才甘愿啊?”

“就是干妳嘴巴才干那么深啊,感觉好棒啊,不插那么深就是了∼”我埋头继续舔她鸡掰。“喔?∼∼好酥好麻啊。A片没白看啊你,看我也把你鸡巴舔的受不了”

“来啊~我的好二嫂。”

她把我翻过身,把压我在下面,开始用力的套弄我的鸡巴,发出叽叽吱吱的吸鸡巴声。我把她的上衣退到胸部上面,边舔她鸡掰,边玩她奶子。

“二嫂,妳那张淫嘴好厉害啊。套的我好舒服啊~好好干的嘴啊。”

“你舌头也蛮灵活的,而且鸡巴也蛮好吃的,我用个招数让你快乐一下,尽量忍住不要射喔。”她含了口床头柜饮水机的冰水,往我鸡巴套下来。

“冰冰的,好麻啊∼”二嫂的舌头沿着我龟头的边缘舔,快速地在龟头与包皮的接缝处来回搅动,感觉我的鸡巴不寻常的硬时,她就停下来,用舌头底着我的马眼,塞著不给我射精。来回几次,她总在我脊椎挺直最忍不住要射精时停下来,紧握我的鸡巴,憋的我好想把她压住,一股脑儿急射在她身上。

“很急吗? 就是不给你射出来,这次你憋那么久会射很多,等一下会更持久,多憋几次可以帮你练习持久度。阿皖∼你要加油喔。要干我要付出代价的。”

“吼∼∼”我已经没办法舔她鸡掰了。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想告诉她我真的想射出来。她回了我两巴掌在大腿上,倒是帮我减少一点急迫感。但随着她反复的套弄,没多久我又快不行了。

“贱女人,让我射在妳身上吧。待会儿一定要干死妳才行。”我大喊。

“我不贱怎么当你的好二嫂啊? 再套五次我就让你出来,但我可不能让你射我身上。就射在我脸上或嘴巴里吧!多说一点话求我吧••大声的淫叫啊∼”

“喔?∼∼喔?∼∼YES••”我低沉的淫叫着。我几次偷偷的要加速我的腰部摆动频率,却被她使劲的压下。“吃得苦中苦,方得爽上爽啊∼阿皖。待会儿就要干我了喔∼”我说:“贱女人,为了干妳,值得我忍下去。待会儿一定要干得妳上天堂。”

这次她转个方向,面对着我舔鸡巴。“看妳套弄的表情,我真的要射了啦∼”

“好啦好啦∼一起准备最后加速喔∼”她用舌头接着我的马眼,手以很快速的频率套弄我的鸡巴,我的腰摆终于追到她的频率了。我闭上眼睛,作最后的冲刺,很快的我意识到我冲破百米终点线了。我的精液一汩汩的往她嘴里射,她始终一直加快速度,仿佛想在这一次吸光我的精液。她终于住手了,我看着她脸上挂一大条从睫毛到鼻孔再划过嘴角的精液,我想应该是刚射出来时,精柱太强,她嘴巴接不到我的精液。

“妳可把我整惨了,但看到妳脸被我射的很淫荡的模样,算是补偿了。”她什么也没说,嘟著嘴往我嘴凑过来。两张嘴交在一起,舌头打来打去,但是味道怪怪的--她精液还没吞下去,她全部吐过来给我!!!

“哈哈∼让你尝尝自己的美味精液。这可是很补的喔。我好久没吃了,你可别吞下去喔,待会儿我可要接过来吃掉。”我点着头,伸手她的头凑过来。

“等等啦∼急什么啦,借放一下而已。我要先脱掉衣服和勾著膝盖的内裤,你看我身材棒不棒啊?!”二嫂脱完衣服后,把我精液接过去咕噜咕噜的吞掉,舌头深出来舔干净她的嘴角,手指头勾起脸上那条精液,又用舌头舔干净了。

我把她压在床上,邪恶的看着她。”妳的身材当然棒了,不然我就不会想干妳啦∼”

“我的贱二嫂,妳把我的鸡巴搞的是越来越硬了,换我干滥妳的淫穴。”

“来吧∼快来干我这个淫嫂啊。肏我肏我••喔?咿呦∼∼”

我抓着鸡巴,拇指抵著龟头,先在她外阴唇磨蹭许久,然后用鸡巴一点一点的拨开阴唇,温柔的触碰那小红点,来来回回的。这次总该我吊吊二嫂的胃口了吧。

“二嫂,妳的乳晕怎么还是那么粉嫩啊?我刚帮妳口交注意到连妳的阴唇都嫩嫩的,给哥干那么久,怎么保持的啊?”

“其实,已经很久没给他干过了,我偶尔会找一些保养品来保持我的性感,期待他回来能够马上跟我做爱,但他其实工作压力大,回来搞我没几次,我总以为他在外面有包二奶。”

“妳那么漂亮又年轻,哪个男人想背着妳偷吃啊?看着妳我都硬梆梆的了••不然,妳以后都来让我干,我当妳的专用鸡巴。”

“你别一直转移话题,只拿你鸡巴在我鸡掰外面蹭啊蹭的,弄得我好痒啊。”二嫂焦急地说著。“快点肏我啊∼”

我装着没听到,依然蹭来蹭去,玩着她的两条腿,看着淫穴开开合合的,把她的腿往头上扳。“二嫂,妳柔软度真好,我想妳可以做很多特别的姿势喔∼”

“不然我白上瑜珈课了啊,赶快干我你才会知道我有多软。”我开始不说话了,听着二嫂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摩擦阴蒂的频率也越快,很快的,二嫂的上下起伏的酥胸已经有汗珠了,脸颊也红的很夸张,半开阖的失神双眼,失焦的对着我的鸡巴。我见机会差不多了,凑着她耳边吹气,感觉她的腰不规则的抖动,呼吸声伴随着淫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她轻声的说:“亲爱的,插进来干我好不好?让我高潮好不?”

我道:“妳刚刚搞的我好急,现在也该让妳尝尝这滋味。”“我刚搞你那么久,也是为了现在让我可以享用你坚硬的大鸡巴,快来肏我嘛∼。”“妳这淫荡女人,说些话让我高兴吧∼”二嫂急着说:“我淫荡下流!但我只是希望哥哥你的鸡巴快点塞进来我的小淫穴。

我已经湿湿的在等你的鸡巴了喔∼你要我怎样,我都愿意配合。”“糟了,二嫂。我没有戴保险套耶。”二嫂接着说:“别担心,你盒子里有你朋友生日送你的保险套。你不带也无所谓,我今天很安全,尽管把你的精液注满我的子宫。”我伸手打开盒子,发现保险套有夸张的颗粒。

“二嫂,我盒子的东西妳早就看光了嘛∼ 是狼牙棒保险套喔,妳要撑久一点啊,我要多带两层,增加我的持久度。还有,我还是要内射在妳里面喔,我要妳尽情的吸收我的精液∼”二嫂有气没气的说:“宝贝,随便你怎么搞我,我都无所谓了,用狼牙棒干我也好,电击棒干我也好,只要快干我~妳要射在我肛门也行啊∼”我戴完套子,顺着流湿床单的那条透明却黄黄的溪流,朔溪而上。腰这么往前一顶,噗滋的一声,我的鸡巴就滑进去了,没想到第一次插穴,那么顺利。 二嫂的喘息声随着我腰部的来回摆动而娇嗔著。我抬起她右脚,折到她耳朵旁,随着脚张开的弧度越大,我调整入插的角度,将阴茎插的更深入了。

“你插的好深啊,感觉都顶到我子宫了。好酥麻啊∼淫水一直流不停,好羞人啊∼”

“想要我继续干妳吗?淫叫声大点,反正没有邻居,给我叫••怕羞人我就抽出来,不干妳了喔∼”

“喔∼喔∼∼继续干我这贱人!我不怕羞,哥哥的鸡巴别离开我∼嗯嗯嗯∼啊啊啊∼再快点∼哥哥∼我快丢了∼”

我增加了速度,她大唉一声。她的鸡掰更湿了,而且感觉她身体都软了,但是鸡巴在她穴里激烈的被她的收缩所包围而迎合著抖动。接下来我把她两条腿都折到她耳朵旁,将穴撑到最开,垂直地继续我的活塞运动,她的淫水已经溢出淫穴,跟着我噗滋噗滋的叫着。“哥哥∼别马上让我又高潮了啊∼让我喘一下嘛!”我继续抽送,感觉她放软的身体突然又紧缩了起来,我决定先停手。鸡巴继续插着她的淫穴,抱起她来,往房间的小阳台边走边干去。我抬起她的右脚跨在阳台栏杆上,对着马路以及绿油油的草地,狂肏着她的淫穴。

“讨厌。你怎么带着人家干到外面来啊?给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我看妳根本就很想给人看,妳可是个大淫娃耶。妳看看,我们彼此互干,和大自然融在一起,妳不觉得特别兴奋吗?我还蛮想带妳去楼下草皮干妳。再不然,我不干妳了。”

“不要啊你,讨厌鬼。明明知道我离不开你的鸡巴,不管你干我到哪里,我都愿意。嗯嗯••喔呵∼∼要在草地干我的话,等晚上嘛∼再让我丢第二次吧。”

“二嫂,妳果然生来让我鸡巴干的!妳待会儿用手抓牢栏杆啊∼”

说完我把她脚抱回来,让她两支脚倒勾着我的腰,双手使劲揉着那两支奶,快速的抽送著。噗滋噗滋的声音因为我阴囊跟阴唇的撞击而吱吱作响•• “嗯••咿••喔∼感觉我腾空飞起来了,来了来了,我丢了!”我感觉二嫂的淫水顺着我睾丸流到我脚下,她倒勾着脚因为高潮而夹的我更紧有点难受。我知道要让她的脚放开我的腰就只有不断抽送,让她崩溃。我不管她夹多紧,拚命的摆动我的腰,希望她快放开我,又抽送了三分钟,终于她超脱了淫穴刺激带来的抽蓄,而到轻飘飘的境界了,她右脚松掉了,我急忙抱住她右脚,免得她脚撞到地上受伤。

“二嫂,妳看起来精神涣散,不知道心思都跑哪里去了,快回神,我还没高潮射精咧∼别再软趴趴的了。”二嫂娇喘的说:“不来了啦,人家都不知道被你搞上几层天去了。我的身体你就拿去干吧,我会一直享受你肏我的过程的。”我看着润红的脸颊,干烈的双唇。

“那我上了喔,最后一回合囉∼”说完,我抱着二嫂回到床上,再亲吻一次她的双唇。“妳要夹紧妳的穴喔∼这样我比较快射出来。”“人家不行了啦,被你干到脚都合不起来了,洞越来越大了啦~”虽然二嫂这样说,但我感觉的阴道的收缩还挺有力的夹着我的鸡巴。我把她双脚并拢往我的左边大腿掰过去,这样一来她的穴夹的我鸡巴很紧,我的鸡巴也插的蛮进去的,我闭着眼睛这么的一抽一送著的喘息。

“二嫂。喔∼妳再多让我干一会儿,我马上让妳休息,我好爱妳喔,爱到想一直干妳,干到妳阴唇合不起来,干到妳阴唇变成深色,干到妳常常飞上天。”“我的阿皖,我也好爱你,爱到想一直给你干,干到我站也站不稳,干到我口渴叫不出声音••”我戴着狼牙棒作最后冲刺,二嫂的淫叫声都带着沙哑声了,小穴又大量流出淫水一次,我知道二嫂又丢一次了。我赶紧加速,脑后跟一股酥麻感上来,我赶快拔出我鸡巴,拔掉套子,射到二嫂脸上跟嘴巴。我转头回去看二嫂的鸡掰,被我干到外阴唇都红红的,我好心疼啊∼不该用狼牙棒的。

“二嫂,不好意思,让妳高潮三次流失那么多水分,又没让妳休息补充水分,颗粒用太大颗了,妳鸡掰外面都红红的。”二嫂撑起身体躺在我怀里。“哪有啊,吃你的精液就够我补的了,我的淫穴有你一直刺激分泌淫水润滑,没有弄疼我啦!倒是一下子让你连射三次真过意不去。”“为了妳,多射几次给你喝都不是问题,二嫂。”

“那以后起床就先射一砲给我吃,这样的早餐我喜欢。啊∼时间差不多要接他们下课了,我被你干的手软脚软的,现在没法去了啦。”

“二嫂。妳把我鸡巴舔干净,告诉我在哪里,我帮妳接。顺便把我们满地的爱液清干净喔。”“阿皖,你真是体贴,谢谢你了,让我帮你舔鸡巴。OK,不过你的子弹内裤都是精液了,你先穿我一件内裤出去吧,牛仔裤会磨破你龟头的!”我伸过手拿内裤,是一件很小的丝质蕾丝内裤,天啊,鸡巴越穿越硬,硬了以后内裤更是包不住鸡巴。二嫂看的笑瞇瞇的。

“二嫂,一定要这样搞我吗?”

“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内裤剪裁布料就是那么少,没想到包不住你的鸡巴。而且搞你很好玩耶,我得多把你鸡巴搞得肿肿的,把你搞硬你才会来干我啊∼呵呵∼你先出去吧∼回来我们再讨论讨论我们的关系∼”

我去接他们,一路上觉得很别扭,走起路来,我像在用我的鸡巴干着二嫂的内裤,觉得其他的妈妈都在盯着我短裤那一丸突出的肉块。 心里一直想着二嫂完蛋了,让我在外面出糗。等我逮到时间一定狠狠干她。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